北京大学刘宏:机器换人不是失业,而是全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缩短!
栏目: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:2019-07-10 11:37

原标题:北京大学刘宏:机器换人不是失业,而是全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缩短!

编者按:此文是根据北京大学教授、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副理事长刘宏于2019年5月在浙江宁波余姚举行的第六届中国机器人峰会上的《机器人时代的人工智能人才培养》报告录音整理摘编部分而成,题目为编者所加。

人工智能远不及人类社会和科技创新的第一线需求

在经过两次低谷后,人工智能目前正处于第三个发展高峰阶段。虽然人工智能有点过热,给全社会的智能产业带来很大希望,也取得了很多突破性的成果,但如今人工智能还远远达不到人类社会和科技创新的第一线需求。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究竟有多热?对此,刘宏对人工智能的载体——机器人进行了冷思考,他将服务机器人分为卡通当先、人形当家、美女当道三大类进行分析。

卡通型的服务机器人卖得最好,但其功能基本上还是手机、计算机的功能,相当于iPad加了两个轮子,跟真正意义上的机器人还有很大差距。人形机器人有若干自由度与更丰富的人机交互,可完成人类安排的各种复杂作业。___动力公司、日本软银等很多机构及公司都在研究,是机器人产业发展的热点之一。而美女机器人作为真正的拟人化,也是近几年的热点,但表情功能等基本上还是卡通当先的水平。

刘宏指出,通过这三类的分析,可以发现全世界最有名的大学、机构及公司都在研制服务机器人,这说明什么?说明服务机器人很热,还说明什么?还说明全世界都不知道服务机器人应该长什么样。就像手机经过大砖头时代,出现翻盖、滑盖、全键盘等样式,今天的智能手机长得都一样了,不管华为还是苹果,功能越来越像,说明这个产品成熟了,真正找到了自己的最终平台。

人工智能既强大又脆弱

机器人到底有多少智能,刘宏以最吸引小朋友的舞蹈机器人为例,若舞蹈机器人摔倒,它会躺在地上继续进行程序设定的动作;而相同情况下人类舞者会站起来再跳。这说明机器人还没有很好的智能控制,没有很好的反馈。

那么,此前大热的AlphaGo是机器人吗?刘宏认为,AlphaGo把全世界都忽悠了,认为人工智能达到空前的高度,战胜了人类世界冠军。其实AlphaGo既不是机器人,也不是人工智能,而是非常专用的机器博弈程序。

实践证明,人工智能程序在某种状态空间的表达能力、搜索的深度和规模方面已经远远超过人类,因此战胜了人类世界冠军。如果AlphaGo程序下一盘中国象棋,它会输的一塌糊涂,根本不会下。这说明人工智能虽然非常强大,但是也非常脆弱,可移植性目前几乎没有,这才是真正需要努力的方向。

展开全文

专业建设受社会需求影响

恩格斯曾说:“社会上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,则这种需要更能比10所大学把科学推向前进。”近年来,随着机器人与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极速发展与普及,全球人工智能热潮的出现,加上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发布,越来越多的高校开设相关专业及专门的学院,进行全方位的布局。刘宏表示,专业建设一定受社会需求的影响,在十几年的原始积累下,2018年人工智能专业得到了爆发式的增长。

早在2003年,北京大学就开设了相关专业,在全国第一个建立了智能科学系,刘宏表示,人工智能的时代真正来了,希望大家能够坚定信心,在人才培养方面找到重要的理论基础。对此,刘宏指出人工智能教育要紧密结合产业背景。第三代工业机器人需要具备更多感知能力、分析能力决策能力,替换复杂的劳动,这才是机器换人中非常重要的突破点。此外,还需要结合产业盯住服务机器人的智能化,和人工智能深度结合。

人类的永生很可能通过人机一体化实现

人工智能作为工具革命的最高阶段,会否造成失业或伦理危机? 机器人会否成为人类的掘墓人? 刘宏认为,未来机器人跟人类交往,融入到人类的生活以后,一定会跟人类产生感情。 未来一定会有一个国家率先立法,同意人和机器人结婚,就像同性恋结婚一样合法。 这是将来解决中国的人口老龄化、性别比例失调等问题的思路。 刘宏还指出,未来人机将一体化。 当人类带上手环,就已经向机器人走出了第一步,过两天听觉不行了装上人工耳蜗,眼睛不行了用人工视网膜,双腿不行了用人工外骨骼,最后全是机器,这就是人机一体化。 同时机器人也在向人的方向发展,比如美女机器人。 所以人机之间是趋同的,越来越像,最终人类的永生很可能通过人机一体化来实现。

若机器人代替人类20%的劳动力,会不会造成20%的人失业? 这是许多人关心的话题,刘宏在报告中表示,机器换人造成的不是失业,而是全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缩短20%。 当有一天机器人高度发达,可以替代人80%的劳动时,也不是80%的人失业,而是全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缩短80%,也就是每周工作一天就够了。 那么我们的理想中的每周八小时工作,可能会在年轻人身上实现。

服务热线